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區塊鏈生態 查看內容
  • 3760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2019幣圈紅與黑:邊控、奪權、封博…有人一夜賠數億有人賺上億

2020-1-2 12:27

來源: 吳說區塊鏈

2019幣圈紅與黑


幣圈“一姐”何一,每天都在微博曬自拍。

她不是為了炫耀自己,而是用來辟謠“失聯傳聞”。

何一是全球第一大交易所幣安的聯合創始人。幣安原創立于上海,2017年“94”后向海外轉移。

“94”是幣圈中人對中國監管機構第一次嚴厲打擊的簡稱。2017年9月4日,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》,對國內ico項目及交易所一刀切,全部禁止和關停清退。

2019年年中,幣價回暖,重新來到15000美金,幣圈人心涌動。

幣安開始大舉重返中國,他們陸續在上海等地舉辦了小型party,并且在多個群組內公開招募國內員工。

此后,政治局對區塊鏈技術的集體學習,更是讓幣圈一片歡呼,比特幣價格隨之大漲。

然而,也有理智者直言,正規軍進場的下一步就是“剿匪”。

果不其然,一場比“94”更大規模的嚴打風波如期而至,各級監管部門紛紛出手,打擊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

幣安上海辦公室已人去樓空,一張網上流傳的“大佬名單”更是引發恐慌。跑,還是不跑,成為幣圈中人聚會時的口頭禪。

比特幣的信徒都是自由主義者,一群自由主義者會如何與政府博弈?在這凌冽的寒冬中,有人選擇投誠,更多人選擇了出海,還有人在不知不覺中被捕。

幣圈紅與黑,一場大戲正拉開帷幕。

年初:幣圈復活

瑞雪迎豐年,2019年二季度,在中國傳統的春節過后,比特幣價格開始一路上漲,從3000美元一路漲到最高15000美元。

“幣圈復活了”。

比特大陸是全球第一大礦機廠商,但在2018年底,公司最窘迫時賬上不足1000萬美金,只夠給員工發一個月的工資,礦機開始像廢鐵一樣論斤甩賣。

一時之間,這些庫存中的“廢鐵”又變成了“黃金”,靠賣舊庫存和新礦機的期貨,礦機銷售們數錢數到手軟。

這個行業從來不缺投機者,懂得在他人恐懼時貪婪。

來自成都的王文,年初以幾百元每臺的價格,收購了數萬臺停機的礦機。在豐水期來臨前,比特幣價格開始瘋漲,他果斷轉手賣出,賺了1個億人民幣。整個豐水期足足有100多萬臺礦機重新開機。

幣圈開始活絡起來,吳忌寒推出了主打OTC交易、借貸、托管的一站式金融平臺,外界普遍傳聞他將離開比特大陸,徹底進入虛擬貨幣交易行業。ICO泡沫破滅后,幣安“換了個名字”,開始做IEO,即在自身平臺上審核、支持與發幣。

何一說,要在市場相對低迷的時候去扶持一些優秀的項目,然后幫助他們去融錢、融資源、融用戶,給他們設定一個合理的價格,和是不是IEO或者是不是ICO都沒有關系。

不過,一路順風順水的幣安,也遇到了一些小波折。

5月8日黑客盜走幣安7074枚比特幣,價值近一個億美金。何一說,幣安將承擔所有損失。另一位創始人趙長鵬頗有些肉痛地說,這位黑客非常有耐心。

同樣被盜幣的還有明星交易所抹茶。當然,2019年上半年最耀眼的明星也是抹茶。直到2019年2月,抹茶月手續費盈利不足1萬美金,卻突然依靠瘋狂強上非主流幣種,直接成為“新一線交易所”,收入翻了100倍,當然其中不乏所謂的傳銷幣、空氣幣和資金盤幣。

楊先生說,抹茶是重度投機者的天堂,也是這次小牛市“風口上的豬”,他靠低買高賣VDS,上半年賺了10萬美金。

不過抹茶極為神秘,沒有人知道他老板的真實身份,公司地址也絕對保密。據說員工透露公司地址,要罰款一個月工資。

主打幣股交易的交易所BISS也在此時應運而生。創建之初,BISS交易所給自己的定位是“炒幣神器”。6月1日,幣市BISS以“可能顛覆傳統行業,并獲得合法實體支持的區塊鏈創新企業”的名義,入選福布斯2019年最受關注的10大區塊鏈項目,日均交易額達到16億人民幣。

然而正如那句老話,所有命運的饋贈,早已暗中標好了價碼。

年中:回中國 去海南

幣安損失了1個億,但對于全球第一大交易所而言,遠不如業務開展來得重要。

在幣價上漲引發的躁動中,幣安開始回歸中國了。9月17日,幣安在上海舉辦“三體幣安”媒體見面會。上海外灘一個小酒吧里擠滿了人,何一并沒有現身,而是以視頻連線的方式出現在了現場。

此后幣安還投資了區塊鏈媒體火星財經,據彭博社報道,這是幣安在中國地區進行的第一筆投資。

何一還對媒體透露,人民幣OTC 產品將在一個月內上線,下半年幣安將在中國地區投入更多的資源。

可惜后來承諾并沒有兌現。

何一是三體的忠實讀者,三體的另一位忠實讀者是比特大陸原董事長詹克團。

幣價上漲,礦機熱銷,還趕走了吳忌寒,詹克團非常開心。

他毫不在意搶奪市場份額的神馬,而是把礦機業務交給新任CEO王海超,自己重心放在老家福建的AI業務,最終以一個礦機企業的背景,離奇奪得了福州城市大腦項目。這背后是比特大陸對福州多年的財稅支持和政府關系維護。十一閱兵,詹克團還親自來到現場觀禮。

在發改委最新發布的產業目錄上,挖礦被剔除了原先所在的淘汰產業。這背后自然不乏比特大陸等礦機企業的運作。

獲得地方政府支持的并非只有比特大陸,火幣在一季度就宣布將把總部遷移至偏遠的海南。這一切不僅因為海南傳聞會開放數字貨幣交易,更因為當地多次承諾會提供寬容與保護。

從海南省委書記到省工信廳、科技廳廳長,都不斷強調:營造包容監管創新環境。

李林非常堅決,他讓北京只保留研發等部門,其他部門全部遷往海南,這也導致員工流失。有員工甚至發朋友圈吐槽,產業園異?;臎?,旁邊連銀行都沒有。

OK和火幣這兩大留在國內的交易所,仿佛在競賽投誠的速度。徐明星發表“獻給國家”言論后,火幣就成立了幣圈第一個黨支部。OK在三亞入駐示范區后,火幣在海南就舉辦了區塊鏈大會。

不過有心人也注意到,無論火幣還是OK,在海南與政府聯合舉辦的大型活動中,從來沒有任何中央級別或中央金融系統的官員到場。開放數字貨幣交易或者所謂的“監管沙盒”,恐怕只是幣圈與地方政府的一廂情愿。

在“北京金融科技創新媒體交流會”上,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相關負責人告訴媒體,關于所謂的“監管沙盒”,目前必須是持牌金融機構進入,這是底線,不會納入網貸、虛擬貨幣等機構。

除了海南,杭州也為區塊鏈/數字貨幣企業提供了保護。制造出全球第一臺AISC礦機的嘉楠科技于2019年下半年成功在美上市。前一晚杭州燈光幕墻打出大量btc(比特幣)字樣,這在北上廣深不可想象。

不過,區塊鏈第一股嘉楠上市同時,比特幣價格突然暴跌到7500美元,隨后嘉楠跌破發行價。上市一個月內,更是較發行價跌去30%。

幣圈大V江卓爾曾說,“幣價短期看上帝,長期看用戶”。另一位幣圈CEO表示,根據他的內部數據,2019年以來各大交易所的新增用戶已經停滯,行業似乎來到了瓶頸期。

年尾:離場與期待

政治局都開始學習區塊鏈了!

10月24日,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,幣價隨之暴漲。比特幣6小時暴漲近1000美元,一度沖破10000美元大關。幣圈一片歡呼。

幣圈首富、比特大陸創始人詹克團激動不已,在朋友圈發文感謝拉盤。幾天之后,這位囂張跋扈的首富,被另一位創始人罷免一切職務,黯然離場。

離奇的是,就在詹克團離場前,他把神馬礦機的創始人楊作興“送了進去”。比特大陸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報案,楊作興被深圳市南山區檢察院批準逮捕。據悉,比特大陸掌握著不少證據。

越來越多的強力監管機構進入幣圈,政治局集體學習內容中,強調“要把依法治網落實到區塊鏈管理中,推動區塊鏈安全有序發展”,預示管理網絡的相關實權部門正在入場。

監管的第一槍瞄準了BISS。上述福布斯十大區塊鏈明星項目BISS,在區塊鏈集體學習幾天之后,被北京朝陽警方“一鍋端”,連實習生都沒有放過。

北京警方官方稱:一舉破獲非法數字貨幣交易所BISS的詐騙案,抓捕犯罪嫌疑人數十人,有力震懾了不法機構,為廣大投資人敲響警鐘。警方將其定義為詐騙的原因,是設計一個類似傳銷的VIP等級制度,而這在幣圈十分常見。

隨后兩份名單幣圈開始出現。第一份是深圳涉嫌非法虛擬貨幣的39家企業,深圳主流幣圈企業均在名單之內;隨后第二份幣圈人物名單出爐,被認為是更新過的邊控或監控名單,其中幣安何一在列。

因為打擊虛擬貨幣的源頭是央行上??偛?,位于上海辦公的幣安飽受媒體關注。在11月初,幣安已經“人去樓空”。據說所有員工被要求在家辦公。

何一開始每天在微博發自拍照辟謠,以免被傳失聯。也有人感慨:為什么上海舍得讓幣安走。

另一家主流交易所OKCOIN來到了海南三亞,并更名為歐科集團入駐。創始人徐明星言論驚人,從“隨時準備把公司獻給國家”到“比特幣不是幣”、“區塊鏈不應該去中心化”,唱紅打黑之意最為坦誠。

徐明星甚至提出了“超級私鑰”的概念,意即政府可以通過它來對分布式網絡進行限制、監管甚至修改。這與比特幣創世之初的信仰已徹底相反。

與火幣、OK等不同,更多的幣圈企業選擇徹底搬往新加坡。

外界稱為“幣圈莊家”的杜均投資的chainup,為交易所提供技術服務,其中有涉嫌傳銷詐騙的企業。被調查后,11月29日他迅速注銷了該公司,同時在朋友圈發文,稱公司總部位于新加坡。

出海不代表離場,沒有人愿意在這個時候放棄。

6個月之后的2020年5月,比特幣的產出將會減半,從歷史規律來看,減半前夕都會迎來幣價大漲,投機者們早已做好了準備。

“一場牛市就可以賺回一輩子的錢”,從事OTC交易的李寧說。

但是,比特大陸CEO吳忌寒認為,BTC每次的熊市和牛市都在拉長,有可能本次減半之時,牛市并不會到來。

一面向政府投誠,一面“割韭菜”,孫宇晨最終還是遭到邊控,不再回國。

BISS在年尾幸運地“結束調查”,發公告表示“感謝政府相關部門的教育和指導”,未來一定遵從主管部門指示。

幣安重返中國的戰略徹底落空,近期開始主打土耳其業務。雙十二這一天,何一主要發自拍的微博被封殺,同時被封殺的還有“微博慈善家”孫宇晨。第二天,兩人注冊的多個新賬號再次遭到封殺。

“中間路線徹底走不通了”,是徹底染紅,還是逃向海外?不少幣圈大佬都在辦理海外身份,這甚至成了一門產業。

幣圈都在等待半年后比特幣減半時的狂歡。但隨著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推出,以及傳統國企、銀行、互聯網公司的進入,中國留給虛擬貨幣產業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,監管力度只會更加強硬。投機者與監管的矛盾在2020年可能再次激化。

幣圈紅與黑的故事還在繼續,明年注定不會平靜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本文中王文、李寧為化名)

【版權聲明】本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歸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鏈門戶的觀點,鏈門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341927519進行反饋。
相關新聞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回頂部
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